您的位置:首页 > 读书 >

十年富贵随轻覆 奇货元来祸更奇

来源:     时间:2017-10-19 16:06:54

吕不韦这个名字很多人都熟悉,知道他当初在秦国是宰相一级的人物。据说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皇帝秦始皇,其实是吕不韦的儿子——反正这个历史传闻神乎其神。而且,吕不韦给后代留下了一本书,叫《吕氏春秋》,其中有个典故叫“一字千金”,就是从这儿来的。

要形容吕不韦,用《红楼梦》里的一句话最恰当,叫“机关算尽太聪明,反误了卿卿性命”——这是《红楼梦》里说王熙凤的。吕不韦本来是个生意人,可他没有在生意场上走多远,就开始投资政治,投资皇权,想在政治领域里分一杯羹。

吕不韦是卫国濮阳(今河南省安阳市滑县)人。但是他不在自己的国家待着,而是在各个地方做生意,四海为家,倒买倒卖的,哪个地方都走。有一段时间他在赵国做生意,赵国的都城是邯郸(今河北省邯郸市)。有一天他在大街上,正指挥人搬东西,从道上过来一辆车,一看这车呢,离远看挺气派,往近看破破烂烂,再一细看车上插了一个旗,旗上面用的是篆书,大篆——我们知道秦统一六国之后,改大篆为小篆——用大篆字体写了个斗大的秦字。他明白了,原来这个车上坐的是质子。当时秦国在赵国的质子,叫嬴异人(后改名子楚),他是谁呢?是秦国秦孝文王的儿子。

《史记》中这样记载:

子楚,秦诸庶孽孙,质于诸侯,车乘进用不饶,居处困,不得意。

吕不韦一看,这是秦国来的那个质子,有王者之气啊!我可以利用他——他这样困窘,正是我结交他的好时机!这时候吕不韦就琢磨自己怎么在他身上投资:你想他混得这么惨,有我这样的人拉他一把,他不得感恩戴德吗?将来他万一回了秦国,身登大宝,要得了势那我可不得了!这事儿一本万利,我还做什么生意?所以,这个时候,吕不韦动了心思了。

嬴异人作为质子,天天有人看着,吕不韦就买通了看守他的这个人。很快他俩就见面了——吕不韦带着厚礼去见嬴异人。这嬴异人在他赵国天天活得人不人、鬼不鬼的,有人待见他不错了。两人就聊上了,吕不韦说:“我能光大你的门庭,让你发达。”嬴异人哪信啊,说:“你先光大自己的门庭吧!”吕不韦就说:“你不懂啊,我得等你发达了才能发达。”

当时,吕不韦跟他分析,说你父亲秦王年事已高,虽说生了二十几个王子,可是他专宠的华阳夫人,却至今未能给他生下一儿半女。你父亲对华阳夫人言听计从,你若趁此机会认华阳夫人为母,就可能被立为嗣子。有朝一日你父亲继位,凭借华阳夫人的影响,你必能被立为秦国太子!到了那个时候,登上王位就指日可待了。我出钱出力,有朝一日你当上秦王,天下得有我一半——我至少得是个丞相。

两人约定好了。接下来,吕不韦出手很大方,先给了嬴异人一大笔钱——用这钱干吗呢?结交当地的文人墨客等有名望的人,给你攒点儿声望,让这些人说嬴异人的好话——这名声对你的将来有用;另外,吕不韦拿大笔的钱到秦国去活动。有人说,这钱给秦王就能把这个嬴异人弄回来吗?那不是,吕不韦知道这个事儿不打点好华阳夫人身边最亲近的人是成不了的。他拿大笔的钱买了各地奇珍异宝,给谁呢?给这个华阳夫人的弟弟阳泉君以及华阳夫人的姐姐,托他们把带来的东西统统献给华阳夫人。华阳夫人是嬴异人的父亲最宠幸的一个女人。得宠归得宠,但是华阳夫人生不了孩子,所以这时候吕不韦跟华阳夫人一接近,给她送了这么多东西——你看这爱马仕,这路易·威登什么的,女人都喜欢这个——华阳夫人接受后,跟吕不韦见上面了。

安国君原来宠幸的那几个儿子,死的死,犯事儿的犯事儿——有一位他最宠爱的儿子,眼睛还瞎了,更没戏了!所以,这个时候安国君也不知道该立谁好了。华阳夫人就吹枕边风,称赞在赵国做人质的异人很有才能,接着就哭诉说:“我有幸能得到大王的宠幸,遗憾的是没有儿子啊,希望能立子楚为继承人,让我日后有个依靠。”安国君就答应了,立子楚(也就是异人)为继承人了。后来,安国君接替秦昭襄王继位,继位刚一年就死了,这嬴异人就上台了。上台后,他肯定得回报吕不韦,于是就封吕不韦为当朝丞相,这下吕不韦可发达了,权倾朝野。

这个过程中,吕不韦还埋下一个重要伏笔。吕不韦也不是傻子,他也琢磨了,说我跟嬴异人虽然订了一个合同,但他要背信弃义怎么办呢?他就从华阳夫人给安国君吹枕边风这事得到启示,说我再安排一个人到嬴异人身边给他吹吹枕边风,这事就有把握了。吕不韦就在各个地方找漂亮女子,最后找着了一个舞女——历史上没写明她叫啥,就说她叫赵姬。赵姬是什么意思?就是赵国的美女,其实她没名字。

就这么着,他把这个赵姬叫过来跳舞。当时,嬴异人一见到她就看傻了,眼珠都不带转的。跳了一会儿,吕不韦说你退下吧!嬴异人站起来伸着头还看呢。嬴异人说,虽然说君子不夺人之爱,可我太喜欢她了!你看你三妻四妾也不差这一个,能把她送给我吗?吕不韦一听勃然大怒——当然这是装的。

这时候,嬴异人也急了,你不是想跟我合作吗?我回去当了王,才能把天下给你一半——现在我患上相思病了,这女人我非要不可,没她我就得死——我死了你投资也白投了。吕不韦假装丧气,说索性我帮人帮到底吧!既然你现在这么苦闷,我就把我这爱妾送给你。可有一样,她也是我的心头肉,给你之后你一定要善待她,将来你当王的那一天,一定要把她封为王后,你俩的孩子世世代代就是秦国之主,行不行?嬴异人哪还想那么远?火烧眉毛了,先顾眼前吧!说行行行,我都答应你!就这么着,赵姬就跟了嬴异人。

历史上就有这样的记载,说之前吕不韦和赵姬同房,已经身怀有孕。嫁过去之后,咱们有这常识的朋友都知道——十月怀胎,一朝分娩,不够月数生子,就会出现问题。你怀了吕不韦的孩子,你跟嬴异人在一块儿过,你要生下孩子人家也不傻,一算不够月数——这不是我的这孩子,他肯定生气呀。吕不韦早安排好了,这个孩子怀了8个多月的时候——按照实际月数推算就该生了,这天吕不韦就安排几个人去伺候一下赵姬,正好外头下大雪,外头雪景好,出去赏雪吧!没想到刚出去一下子滑了个跟头——这都是故意的。

回来找大夫一看,说摔得够呛。吕不韦跟嬴异人说,你家夫人动了胎气怕是要早产。这么一来,这孩子生下来了。嬴异人不疑有他,觉得这是我亲儿子!这个孩子就是后来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皇帝——秦始皇,嬴异人给他取名叫政,后世叫嬴政。

有人说,你说这是野史吧?不是,历史上还真有记载,《史记》中说:

吕不韦取邯郸诸姬绝好善舞者与居,知有身。子楚从不韦饮,见而说之,因起为寿,请之。吕不韦怒,念业已破家为子楚,欲以钓奇,乃遂献其姬。姬自匿有身,至大期时,生子政。子楚遂立姬为夫人。

这段话说的就是这个事儿。

嬴异人回到秦国,当了秦王以后,封吕不韦为丞相。结果这个嬴异人没过3年就死了。但这个赵姬不甘寂寞,为啥呢?因为那时候女的结婚都早,儿子嬴政13岁,这时候赵姬多大呢?三十出头儿,这个时候她耐不住寂寞,据说她跟吕不韦旧情复燃,又勾搭到一块儿了。

这个事持续了几年工夫,嬴政一天天长大了,一长大这孩子就琢磨这事儿了:他想亲政,想自己掌握权力,最大的障碍是吕不韦这个自己的“仲父”,所以早就想把他轰下去。可问题是吕不韦这些年经营的势力很大,朝廷上所有人都给吕不韦说好话。而且吕不韦当时名气还大,他让自己手底下门客写了本书,叫《吕氏春秋》——这不是他写的,是门客写的,写完署他名。这本书写的那是字字珠玑、掷地有声。他把这书挂在城门上,过往的人都可以看。那会儿没有印刷术,都是竹简一联一联地看,你要能挑出一个字的毛病——就是谁能给我动一个字,我赏你千金,所以后世叫“一字千金”。

有人说这“一字千金”,有没有人领赏?谁敢啊?可别到时候有命领没命花!没人敢。所以,这事儿越传越响,大家都说吕不韦能耐大,名满天下。嬴政也有所顾忌:我要真杀他了,恐怕很多人不服。行,那你回你封地待着去吧。这吕不韦回到自己的封地,还不太知道收敛,天天大宴宾客,结交天下豪士,时间一长嬴政怕他造反。

干脆你也别在封地待了,你迁到蜀地去吧!蜀地,也就是现在的四川。那个地方在当时不是啥好地方,有不少人被流放到那儿,吕不韦知道自己大难临头了。司马迁在书里写“不韦迁蜀,世传吕览”。他到那儿之后很收敛,把《吕氏春秋》整理整理,再重新改编改编。可是这个时候嬴政已经决定要杀吕不韦了,因为他活一天,自己心里头就犯膈应,为什么?外头指指点点,说他是吕不韦的儿子——人岁数一大,这个自尊就上来了,所以他隔三岔五就派使臣过去,用小话敲打吕不韦。最后,吕不韦一看:我是死也得死,不死也得死啊!最后,他饮鸩酒而亡,自杀了。

有人说,你说半天,除了《史记》,正史上可没见多少记载吕不韦跟秦王的这个关系。有人说是司马迁听了野史,这也是有道理的。因为在《史记》之前,关于春秋战国的事,没有一本书记载说嬴政是吕不韦的儿子,但是嬴政后来决心独断朝纲,想杀吕不韦,这可确实是天下皆知。那后朝为什么传得这么厉害,还让司马迁把这事都写到《史记》里了呢?一方面秦灭六国之后,六国很多人咬牙切齿恨秦始皇,就想编排他一些不是,来糟践糟践他,来获得一些阿Q式的心理安慰。所以,他们说嬴政不是秦国人,那是吕不韦的儿子,是乱搞男女关系的孽种,其实很大程度上就是想通过糟蹋秦王来获得心理平衡。

再者,到了大汉的时候,刘邦死了之后吕后专权。吕后专权的时候就把这事抬出来了,意思是说我们汉家天下自谁而得?灭秦而得,你知道秦始皇嬴政是谁的儿子吗?吕不韦的儿子!这天下从一有皇帝就是我们老吕家的!所以,吕后抬出这个事来,这才使后世对这个事越传越神。

但甭管是正史也罢,野史也罢,你从吕不韦这事儿就能看出来,他作为一个商人,不走寻常路,通过投资政治获得了成功。可如果他不投资政治,就做他的商人,富甲天下,可以说一定会安然终老,善始善终。他的日子可能波澜不惊,但绝对能过上好日子!可是,投资政治,你既然能站到风浪尖上,跌下来的时候也必然很惨。

南宋诗人徐钧有首诗评价吕不韦:

谋立储君谁孕姬,巨商贩鬻巧观时。

十年富贵随轻覆,奇货元来祸更奇。

所以说,不走寻常路之人,随时得做好一切准备,你可能大富大贵,也可能落魄到家。人这一辈子的命运,如果始终不走寻常之路,也是一种选择。但记住:选择追求高的,你就得想法承受低迷时候的苦难——当然你要水平高,到有害的时候能躲开,那是最高明的。

可是纵览整个史书,真正能急流勇退的人少之又少,所以《菜根谭》有句话才成为至理名言,叫作:

鸿未至先援弓,兔已亡再呼矢,总非当机作用;风息时休起浪,岸到处便离船,才是了手工夫。

能做到这句话的人,中国历史上查来查去,一个手都能数得过来。

相关文章

热门推荐